星期四, 2月 06, 2020

關於死亡


有時非常絕望,不僅是對香港未來,是人性,人的醜惡遠比想像來得徹底。承受不住時難免想放棄。夜深難眠,躺在床上,被陌生感蒙罩,這維度究竟是哪裡?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很想逃離,閉上雙目,再見不到,是否就可以。
說服自己撐下去,這裡不是盡頭。
一次又一次,面對和跨越這想法,看穿表象,不被嚇怕,沒有捷徑。面向種種念,包括死亡的念。他們明明不想死,卻被打死,變成了浮屍。他們被傷害,承受最大的暴力,卻仍然堅強站立。他被打得血流披面,卻仍然原諒。
負面情緒冒起時,咬實牙關試著正視,讓它現出形狀,然後拒絕誘惑。某天與友閒聊互相打氣,她突然立誓般說,她不會自殺,當時我坦言相告:我不敢立下此約,活著有時太難,如萬丈峽谷,瞧不到盡頭。稍稍靜思,便發現那僅是當我把注意力全集中在惡之上時產生的機制。當惡赫然驟來,自然想去逃避。給它一分鐘,一分鐘就好了。盯著它,說出它的名字,承認它,它自會轉化。
也許該以另一些言詞描述種種感受,悲傷、失望、憤怒、無力、忿恨……讓痛楚貫穿胸膛,就算它比任何一次都痛,亦可以承受。像每一次,都是這樣穿過那道橋的,橋下是熊熊大火,赤足踏過去,便會生出抗體,變得更強壯。我想像那些以真實的血肉之軀承受著這些痛楚的人們,他們仍然不服輸,敢於發聲,或走到街上,是多麼的堅強。
為什麼會痛,無聊多餘的濫情。為什麼崩潰大哭,為什麼會在生之間想到死。如果是因為愛,本應無所畏懼。愛不會變質,不會因為別人作惡而變成另一種模樣。也許,惡根本存在於愛之內。
原諒我每一次只能言說愛,沒有其他答案。就算它虛妄,它仍是虛妄世界中剩下唯一的依附。或者可以不去思考,愛,不去想,痛,不去感受,惡,是否會與死亡無別?存在是萬有的,有惡,也有愛,還有很多其他。
看到惡,不要被它吸引就可以了,試著看到整幅圖畫,不光是一個角落。
我總要答應自身,終於會變得更肯定,活著的意義,是見證一切,感受一切。從苦難中明白我們的彈性,從錯誤中修正,從惡中見到光。
可以想及死亡,可以言及它,正視它,最後看穿它。不用害怕,尤其當現實沉重,更需要每個人的力量。就算我根本無用,毫無建樹,就算我不懂分析,只有過多的感受,甚至是胡思亂想,留下來已可見證,人們如何在角力中學習,把抽象的想法實踐,諸如自由,諸如平等,諸如良善,並為這些念頭奮戰下去,或者沒需力抗,只要自在地、堅決地相信,便是意義。
語塞時就語塞,不想說就不說,就算只能把全部精力投放在感受之上,也便好好感受。它們都是我,先建立我,再慢慢將之剝開,挖掘出核心,打破不是的東西,留下是的東西,自會慢慢清晰。
寫於某夜失眠時。2019/10/18

星期二, 1月 14, 2020

難了

今天又長一歲,表面看,也算平靜地過去,帶著幸福感,奢侈地。能夠與我愛及愛我的人相伴,即使只是靜靜吃一頓飯、散會兒步、喝一杯酒,已經是種福氣。但當媽媽又與我討論生育問題,及後進展至政制、社會、未來展望,矛省並沒有隱藏得夠好,兩極仍在拉扯。

在我微醺的時候,突然有了這種覺悟-----背景的音樂突然如絲般鑽進了耳朵。這些歌曲都無比熟悉,廿多歲時我聽,隔了十年,我仍然在聽,才發現,有些東西已經改變,很大部份卻維持著原樣。改變的可能只是對象,我的執著以及深情,僅是由一個個人的身上,轉移到更寬廣的地方,這個地方。難了,所以難了。我彷彿從沒悔改,所以受著教訓,各種的。

痛很好,苦難很好,所以我是這個樣子,因為我選擇了如此相信。每一個自覺及與不自覺的選擇,構成了我的性格以及情緒的谷口,總是奢望不切實際的善意,或者愛,然後被打擊得很深。相信著,卻暗自疑惑,又喜歡逞強。我不是不知道的,諸如我的修辭總帶著很大矛盾,是或非常常在同一句句子裡出現.....再退一步,又會自問,為什麼總要這麼兩極化?而又為什麼要有這種覺知?這些都令我變成一個-----某天與友笑談時我發明了的一個詞-----終極麻煩的emo閪。

媽媽勤我別想太多,我知道,都知道,卻又不知道。事情存在著,每天發生著,如何能夠不想?如何能漠視?

當一個人被推下樓,當很多人白白死去,大量的生命被謀殺而沒有得雪,我怎能夠說,對生命充滿盼望?當然我常常都提醒自己那唯一的答案,一直一直,都是那答案撐著我,我仍然想相信,同時不敢,懷著巨大的矛盾盼望著。

所以我的生日願望若不是靜默,就是很長,反覆地解釋或拆解前面許的願,覺得某些事情根本不切實際,或過份貪心,試著把一切deduce到幾乎是原子般的層次,而往往在過程中,把一切弄得更複雜。其實來來去去,要學習的都是同一件事,或許我該接受,我性格的好與壞,不要先判斷哪些是缺憾,或錯或對,都是經驗與累積。各種缺口,是對圓滿的一種想像,也許一世都填不滿,但至少我知道可在哪一塊努力。

圖畫的美,未必因為它來自真實,不能夠因為未知虛構與否,而去否定吧,所謂盼望,實在難了。所以先去接受吧,然後不放棄想像,想像到,撿拾起自己,再慢慢的,慢慢的實現。

這就是我今年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