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25, 2013

奇遇

在辦公室困獸鬥二十小時(放心中間有小睡),頭都臭,literally。為了預備今晚繼續留守,飯後立即衝去是但一間髮型屋洗頭,順便修下我的undercut。在髮型屋要關門之前,旋風式踏入,央求了一回他們才肯接收這名最後的客人。一躺在洗髮椅上,已經同洗頭哥哥做定心理準備說:「哎我會立即訓著。」洗頭哥哥耐心洗著洗著,真心舒服。而當我回到旋轉椅剪髮時,其他客人已經走清光了。名叫Sunny的髮型師,見我把褲袋的煙掏出,竟然話無人可以食,歡呼一聲,不然我就訓著了。

Sunny見我這麼累,問我做邊行。答完立即興奮喚來洗頭哥哥,話他想入行。然後我們一起輔導起這名廿一歲的男生。他有感前路茫茫,本來做廚房,Sunny見他辛苦,便帶著他,然而又覺得他尚算年輕,可以認真思考前路再作打算。我和Sunny都問他,你最喜歡做什麼?他答不上,但認真沉默地思考。我和Sunny都覺得,一定要發掘出自己最想做的事,不然,無論去到邊都無運行。
...
難得Sunny如此提攜後輩,剪髮期間,大家便聊起各自的際遇、工作、理想,甚至是星座。臨走,我把身上最後一張卡片掏出交給迷茫男,鼓勵他不用急,慢慢找出方向,如果知道,看看我有什麼可幫忙的。他答應,低頭一讀卡片,就說,呀,你又叫Sam,我都係呀。噢。

所以說,每回在公司通頂,都要往髮型屋開開小差才安樂。

1 則留言:

tiffany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