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月 01, 2009

無知

某次跟朋友共同搭升降機,你知道,升降機裡總是沒話找話說的時侯,不記得那是誰了,問及我手腕上的一個五毫米乘五毫米的疤,我說是被煙蒂燙到的,她問:「你自己燙的?」心虛的我還來不及回答,另一位不知情的友人替我解圍:「梗係唔係啦!痴線!邊有人自己勒自己?!」

吁,其實是我自己故意燙的。

我知道這告解很瘋狂,又很糗,說出來大概會惹來很多指責或者不屑,自殘唔做得徹底啲?
你若問我為何,真說不上來嗎?其實可以解釋,但沒有人能明白,或者接受吧,當時是如何被一團黑包圍,唯有這個出口能把難堪具體化,然後宣洩。

這個疤總令我想起某人,他手也滿是相同的疤,比我更多更密,曾經被我熱烈恥笑。後來當自己身上也有類似的烙印,我不再敢笑了,心裡明白,他其時的情意,她並不知道,內心不禁為他點點地疼痛。是疤痕叫我更明白他表面下更纖弱的一面,是疤痕叫我明白我們的固執,懦弱和勇敢。

當憶及過往,怪責自己以至快要追悔莫及時,我看著這個疤痕,漸漸釋懷了。
我記起,我原也為了我們不顧一切地暴烈,瘋狂,相信,失望過,如果還有溫柔的話,已經算是完滿,不再希冀任何形式,與現在不同的結果。

因為曾經的努力,我原諒了自己,很多事情不能回頭,不能原諒或忘記,不論是好與壞對與錯,然而,它們終於在我不再迫使自己去原諒或忘記時,煙消雲散,不剩不留。

後來,甚麼都不放在心上了,只記著一份輕,記得曾經年輕。

我知道你認為我並不如我所寫的一樣,但,這就是我寫的原因吧,因為知道未能,我便去嘗試去繼續,默默修行。

直到我不再在身上弄任何形式的疤,我會知道我學會了。

3 則留言:

Gi 說...

不敢相信,讀到最後,竟流下淚了。每字也如己說。吁,是疤痕讓我們明白自己,更明白他們。

sheungyee 說...

哭了要記住笑,跌倒爬起來,又信過 =)

flykid 說...

我會選擇拉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