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7月 28, 2009

讀單身看II


我在咖啡廳細細讀完它,然後帶著笑走回家的路。
這本書適合在城市裡閱讀,最好把它帶離家,揹著到街上去,在公園的長椅打開,或蹲在路邊的花叢邊垂下頭看,也可以於晚上在人來人往的快餐店裡翻閱。總知身邊最好有人和車,有繁忙的交通燈,各式小販,老伯,奇怪的偶遇和場景。因為它關於旅行,時間,關於城市,城市的環境和城市裡的人。這些物與事的形狀、關係和距離,成了他遊戲的材料。藝術家通過觀察,思索,聯想,以種種實驗為行動和過程,再作仔細紀錄。
很多時記錄已經是作品本身了,因為概念和過程總是發生在當下。
智海先生再三形容白雙全為77年生最好的藝術家,一點都不為過,我們都深深喜愛他的作品,欣賞他的幽默、敏感、對文化和自身的認真,對藝術的探索和拷問。
在我,他浪漫的胸懷實在不可多得。浪漫不是指送玫瑰花寫情詩為誰畫一張畫,浪漫是不問情由地幹些根本沒有結果的事,結果毫不重要。他一次又一次朝未知走去,花時間去遇上和等待,等待和拾起一支花,等待和問候一位根本沒約定的朋友,等待和陪伴深夜未睡的陌生人。
他把人連繫起來,把地方連繫起來,就靠他生命裡的某一天某一刻,默默地無聲地。
他的藝術是把藝術真真正正地溶進生活裡面,藝術在他的每一個行動內,藝術不是潮流商品,不是被掛在嘴邊的酷,不被消費,藝術不再過份嚴蕭,拒人千里。
藝術發生在他踏過的路上,在每一個夜晚,在樹和天線之間,時鐘的時分秒針,在潮水漲退的海邊,等等等等。
藝術是對生活的探問,艱澀有時,簡單有時,而他總以輕鬆有趣的方式處理,於是事情變得那樣好玩。
或者不是驚世駭俗的大作吧,但每件作品的思緒都溫柔若此,叫人帶著微笑去閱讀這些紀錄,這不是已經成就了藝術的意義嗎?

5 則留言:

depart from the horizon 說...

我都讀緊呀,好鍾意佢好natural好poetic,係可以從作品睇到好多honesty既藝術家﹣:)

depart from the horizon 說...

e, 原來我改埋自己名,niko是也

sheungyee 說...

喂你遠在外國又有得睇咁好既?

depart from the horizon 說...

I CAME BACK LAAAAAAAAA!!!!!!!!

sheungyee 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