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5月 07, 2006

如此的一個星期

開始工作的一個星期,看漫畫書渡過。沒有一天能夠準時上班,不是九時十分就是九時十五分,那麼每天晚上,我便一時睡,慢慢調整作息規律。可惜還要籌備畢業展,每天下班就開會,在每個月最累的淌血日子,盡最大力支撐,走著路已經想趟下。而且,才剛交過計劃書,那份沒完全的計劃書,oral defense又開始,又要將不想再打開的功課翻閱,發現它的錯漏百出。不知怎的,那天,我老想哭,當我的文章給別人評論,面對三個人,就想哭,我的聲音大概都變了,只得望向tv studio很高的天花板,強忍淚水,不讓它們掉下來,維護自己。直到現在,都說不上為什麼會想哭,白白痴痴。這些接二連三的事,以為會告一段落,原來不!原來我答應了的義工工作坊在星期六要發生,才剛忙過FYP又計劃書然後上班再defense後,還有義工。好了,把心一橫,在喝過酒異常彷彿的翌日準備,做好。然後到了今天,我要做明天要交的film narrative n theory的final paper,#$%$^$%^^""?>!
有人話寫完論文大概需要休息本年,我連半天都沒有。

不過只有自己可以怪。

這算是最後的一份功課了,讓我懷著畢業的心情,做好它。

然後再撐埋五,六月,才有得嘆 (不過仍要番工)

3 則留言:

羅詠然 說...

加油啊.我們還要留些氣力去玩樂呢.

匿名 說...

偷懶是門哲學。

海海 說...

饒丫頭
加加油
聰明豆
摩打手
疲累時
食個麵
日光浴
七月天
黑蚊蚊
grad show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