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8月 26, 2009

浮浮下

今早被自己的痛哭聲吵醒,做夢了,枕頭濕了大截,把它反轉,又昏昏沉沉睡去。心情並不是特別壞,只是病倒,又作了個夢。夢中有人在我懷內死去了,血泊泊流,是很久不見的故人,因為某些荒唐的原因,好像是類似有老虎經過咬了她一大口之類的,她便流血。我抱著她的身子,不知應怎辦,搬搬弄弄一場,血流得更多,她的面色漸轉蒼白,是因為疼愛我而死的,我知道,於是我呼天搶地,為著一些原因,身旁的人沒有出手相救,我咀咒他們,咀咒這個瘋狂的世界,痛哭失聲。我醒來,上班要遲到了,牙依舊痛,我不知道這個夢的寓意,只記得自己傷心得不得了,因為無能,我自責。我想這個夢要告訴我,任何事情的結果,大概都是我的責任。

沒有去上班,我花了一個早上尋找牙醫,晃晃的,猶似仍在夢中,昏昏沉沉。在一冷一熱一冷一熱或晴或雨的香港的夏天裡,淋過雨後又走進冷氣間,頭發發的痛,我知道自己對自己不誠實,因為W君的數句話,整個腦海被打亂了。

如果我斷章取義,他的意思是,我整個人都是老作出來的,在這個日誌裡所塑造的我是我憑空捏造的,虛假的。問題是,我被戳破了沒有憤怒,竟然驚青,深深的覺著,他的說話彷彿不全無道理。

媽媽老是怕我太相信別人的話,偏我就是如此。

我開始想,書寫對我來說是甚麼?活著對我而言是甚麼?我為甚麼要對自己不誠實?看,竟然又將問題問題化到這個地步來,不牙痛都難。

我想我要做的,是抽牌吧,並坦白承認一件事,那是,我由中一到依家都無變過,一樣........。

一樣咩呢?就如W君話,這裡是用來deceive人的,要告訴任何人,至奇。

我會一直反省下去吧,至少,直至病好為止。

5 則留言:

choman 說...

快點病好啦
不用太介意
你寫的思緒和真實的你
我都愛

Candice 說...

the purpose of living or writing need not another soul to point out. Afterall, everyone thinks differently, and everyone act differently after different intention.

all the very best.

77 說...

good rest, SheungYee.
I love your writings,they always remind me we are alive and with a soft heart..

we might be the the sentimental ones, years later,when we look back, its wonderful!

MiMi HUI 說...

可能是因為病了特別脆弱, 於是自己也不喜歡自己. 這裏的你可能不是別人對你的第一印象, 但不打緊, 人總是有好多好多個層次的, 有些人看到你的這一面, 有些人看到那幾面, 但都是你丫. 快點好起來吧~

sheungyee 說...

妳們每一個都很好很好:)

謝謝你們的鼓勵,其實我很好呀!竟然叫你們為我擔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