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0月 04, 2009

亂說關係

緩過一口氣未曾?總是得花那麼那麼長的時間,去料理一直存在的若干破損,彷彿未曾健康過的心理狀態總是胡亂被牽扯,負面的念頭總是伺機跑出,一再調整了這麼久,發現並(拒絕)學著接受,錯認和誤會原來出在自己處。

後來才真正意會到(或許很快又會忘了管它的),這些種種其實無關係到任何技術的優劣,無關係到任何對或錯的處理。一個人如何吸引另一個人,本來陌生的人如何能或不能夠一起生活,為什麼她能,我不能or vice versa......其實沒得解,更妄想能用理性分析。大概有100個其他原因吧,後來離不開感覺,感覺這麼抽象又飄忽,當然不可靠。

兜了很多圈才明白,喜歡別人/渴望被喜歡這一回事,原來不是「勤力讀書就有好分數的」科目,不是很想很想,很努力很努力,主觀願望夠強烈就能成就的事。

於是失敗了,也沒甚麼吧?

終於明白大部份人為何能像changing brand of cereal一樣地快速換畫。事情根本就是這樣來來往往(沒有晦氣成份)。我在嘗試瞎弄清些甚麼?我想是自己一直錯用了邏輯學去tackle這回事(容我把這抵賴到星座去),過份執著於一些沒能解釋的起因和結局,像一個死心眼的觀眾,反覆重看同一齣內無乾坤的片,該片是否有可能純粹犯搏?或編劇故亂寫就而成的?

誰和誰在很長的時間裡相愛(又分開),誰曾為誰浪漫?誰曾為誰那般真心?我又為何對著誰就如一個傻瓜?幾時忘了誰不也是被我舞來舞去?這些通通都各有前因,不能解釋,不是我或他或她的問題,不是誰太好或不夠好的問題,甚至不是夾不夾的問題(是timing的問題嗎?)。

於是,我又可以安然的做自己了,不用想我要作任何改變去挽回過失/得到誰的歡心或得到愛情的寵幸。

它本來只是一件偶爾發生的美麗的事(盡量避免用「緣份」去形容),大概是因為妄動了要把它留住或延續的念,才忘了當下,變了痛且苦且想爆頭且煩的事。它要來的總會來,也總不是任何人捉得緊的。

只需要記著那些畫面吧。

想到這,整個人便立即從(月事前的)間歇的抑鬱輕省起來了,吁。

4 則留言:

leunglaiyin 說...

緣份,係一個千古真理。

sheungyee 說...

你一係好乖的讀者呀!

owlice 說...

我還未做回自己,好渣仔。

sheungyee 說...

Alice,

每天我都記得要幫你開牌,每天都唔記得一次:p

找天我們早下班,好好詳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