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0月 22, 2009

放得很輕

要如何以這雙手去抱你,讓你知道我因為再一次而訝異得不能言說,所以靜默,所以只懂得笑。
要以怎樣緩慢的節奏去感受,讓一切以過份飛快的速度在彈指間溜走之前,被好好記住。
要怎樣把昨天串連成一個故事,互相傾吐,才能好好地知道你來時的路,讓你知道我來時的路。
要怎樣看你看我的眼神,才能讀出你眉眼間所要盛載的,然後一一明瞭。
我該以怎樣的步伐和節奏,跟你一起走向公園和海邊,又回到城市裡,才能留住樹和海邊的氣味,留住那晚那天的天色,和我們輕笑的畫面,往後才不會失散。
我該以怎樣的語調跟你傾訴,種種,種種,好讓不說話時都會互相明白,終於學懂安然。
我究竟如何才能避免,不致再犯相同或不同的錯,好好呵護和珍惜,手心中這樣脆弱的一件事。
親愛的,我要如何告訴你,我心因為手被你柔軟的手握著而變得柔軟。
該如何讓你知道,心內懷著輕輕的驚怕,和愉悅。
或者只要「輕輕」的。

3 則留言:

梁壞柑 koo 說...

有好事發生了!?
快樂就好!

chochocho 說...

饒兒,又係時侯要開多個tag喇 :]

sheungyee 說...

kookookoo!

對呀,又囉,嘻。
開心呀!我會keep住update你那邊的故事,嘿,不要輸!

曹兒,
這是曲線留言嗎?(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