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2月 16, 2009

before sunrise

沒有酒,沒有特別營造的氣氖,亮了床頭小燈,翻幾頁書,摘下眼鏡,準備休息,我們甚至沒有這樣的心理準備,明天明明得上班,時候已經不早,誰知又不知不覺聊到天亮。這是第幾次了,親愛的,如果話語擁有實體,我們所傾吐的大概能填滿這間被窗簾的顏色染得一片暗紅的房子。

我們甚麼都不做,光是談話。有時你坐起身,有時你抽煙,我躺著,用手支著頭聽你細說,有時候我沉默,思量該怎樣表達,你默默等我慢慢組織,我常常拙於把心裡面的感受和想法用話語傾吐,不停問,你明唔明,你明唔明,而你沒有發脾氣,你不知道,曾經有人討厭我總是問,你明唔明,而跟我吵架,因為他覺得我assume左佢唔明,但你沒有誤會,你耐心等我以更抽象的話去表明原本已經抽象的事,譬如死亡和生命,恐懼,力量和愛。當我不能夠說下去,你便輕輕抱我一下,說你明白。種種懊悔和感悟的歷程,因此變得更完全了。 

有時我們都有點激動了,當談到跌倒的經歷,淚水在眼眶打轉,我們便以手輕撫大家,或者擁抱,我們聽著大家劃出一條完整的線,憑藉回憶,回顧和反省,種種來由,我們究竟是怎樣成為現在的我們的?有些面向,我其實不知道,你給我點明,有些盲點,我發現到,輕輕提出,我們經由對方的視點和角度看到更多自己,更真實的,甚至是不願面對的部份,然後變得更清醒。你說你喜歡聽,我告訴你的那些故事,其實我也一樣,喜歡你的情節,喜歡你如何記下它們,以怎樣的次序鋪排,提出你往後才領會到的重點,經由這些線,你變得更加立體了,我似乎看到,每件事的背後你心的位置,確認,你有一個心。

你想聽原因,我便細細的告訴吧,然後我也把不安全都打開,叫你知道其實我也一樣。因為對方的溫柔,我們不怕把最脆弱的部份展現,如有不確定的地方,便輕輕說出,解開一團團緊纏的線,不讓它們積累,讓大家更加肯定,這實在比我試過一千次的互相指責和懷疑,舒服一萬倍。

天矇矇亮了,夜晚變了晨早,算算能睡多久,我們都說不行了,三番四次的著大家睡去,卻又忍不住,燃點話語的開頭,可能是從一套電影開始吧,繼續胡扯,直到六點。

如此這般的夜晚,不止一次了,我們總笑自己,像經歷著青春期的少年般,不願睡覺,揮霍光陰,把夜晚燃燒,而這些夜晚的開頭,多數不在火車之上,過程中沒有街道的漫步,亦欠缺陌生地方帶來的新鮮感,但我一直渴望的事,原來在自己未曾意會之際,以最日常的方式發生了,而該種豐盛存於心靈裡,就像電影一樣,大概十年後都不能忘記。難忘在於難得,這是一種靈魂的貼近,每一次都比上一次親近,此為記。 

5 則留言:

Ling 說...

一直都是默默地看你寫的,這次真的好喜歡,不禁要告訴你

sheungyee 說...

謝謝你來:)

謝謝你喜歡!

CHR12 說...

Just realized i cannot leave you messages on iphone.
i dont think i can express how emotional i was reading this... the feelings you had and how you textualized them... totally touched me. your sensitivity... amazing!

sheungyee 說...

chris,

I'm flattered :)
My writing is not even half as gd of what you've described!
If you find it beautiful, I guess it's because of those beautiful moments we had together. They were real...

And thanks for leaving comments! I always wonder how do the readers feel since my pieces are way too personal :p

Jeffrey Hong 說...

好羨慕你們=]
祝你們一直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