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2月 10, 2009

惜物筆記

尋出工具箱,在大大小小的釘子堆中找出兩顆最短小的,比劃長短,猜測,究竟鑽下去會不會太深,傷了我的木製稿架,尋出十字鏍絲批,轉動數下,爛了的木製稿架又能用了,它是工作的好幫手,稿子放在斜斜的木板上細讀,頸椎不會太累,能放A3大小的紙張,又能在上面書寫,真好。雖然心儀這個,仍然高興能夠修補好破爛的,把它的生命延續下去。

前天早上,才剛檢查鞋子,鞋尖的皮已經被我踢到破爛,常常抹一點鞋油冒充,但鞋底該是時候換了,不然蝕到木踭的部份便難以修補,說時遲那時快,其中一邊鞋踭果然掉了,宣告失蹤。下班後踮起一邊腳,尋遍公司附近,來來回回四處問人之際終於摸到一處修鞋配鎖的地方,坐下來脫了鞋交給師傅,他倆二話不說,十分鐘內換好一雙鞋底,盛惠數十,鞋子繼續它被我亂踢的命運,而我,不用跟喜歡的鞋子說再見。

數碼相機年前被我摔壞了,擱著封塵很久很久,後來讀報得知有一山寨廠甚麼都能修,抄了地址摸上門,花了數百元,當天就取回能夠重新運作的相機,它又變得好端端了,我給它換一個相機袋,不理它其實已經頗老,不理別人的新款,整天帶著它拍身邊的人,它留起了很多美好的時光,一如它的其他新款同行。

我總是記著,留在朋友處的兩張拾回來的椅子,坐墊還沒有弄好;有時間,要剪下一方花布,補好我那條破得不得再破的牛仔褲;緊緊的喜歡,送你的木相架的木方原來來自一條船;慶幸自己,最近一次買電腦,把一年的保養増至三年,到時它的速度一定很慢吧,別人會笑或埋怨,但我將一直用,像我上一部手提電腦,算算,竟然用了五六年。

我甚至聽說過,連絲襪都能補,而鈍了的鉸剪和刀能磨,前提是要買一把上好的;可惜我把原本送你的古董玻璃燈摔破了,但你提議把它放在桌上,藏好破了一邊,便仍然能用,你說得很是。

這些於我都是新奇的,原來不必把東西丟掉,原來能夠一直沿用,原來它們的命運可以不是垃圾,至少不要太快,而後來裡面更會牽涉到更多人的手和心機和故事。

當我接過被不同的人修補好的物件,總會在心中默想,我實在要好好對待你們,不要浪費了人們使你重生的心血。

3 則留言:

張懷碑 說...

現在心情不佳,但聽說能夠修補。
謝!

sheungyee 說...

弟說可以找耶穌。

flykid 說...

減省消費是很有效的環保方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