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0月 01, 2012

木瓜樹




一年多前搬到山上,老好業主為我們植了一株木瓜苗,它很快長高了,但一直沒結籽。

漫山都是木瓜樹,看著其他一年四季都長滿纍果實,羨慕得很,回看我們家的,除了撐開的葉子,仍舊光禿禿。鐘點姨姨英姐告訴我,木瓜樹其實有性別之分,只有母樹產果實,公的只會開花。果園的人若知道長出的是雄性樹,大多不留,我聽後失望的問他:「我們要不要也砍掉它重頭再種一棵?」真是嘴饞又冷血,大概他討厭吃木瓜(其實是重情),我們也不知那來劈樹的工具和經驗,木瓜樹一直留著。

原來它要鍛鍊我的耐性,一年過去了,某天我驚奇的發現,樹上疏疏落落的長出了幾棵木瓜,與別的樹相比,產量少得可憐,但也夠我開心的,每天都期待著看到瓜果黃了後,摘下來煲湯。然後,某天他在花園中大叫,赫然發現龍眼樹上掛了一隻巨型猴子,可惜當我直飛到現場,牠已被聲響嚇走,只聽見樹葉沙沙。我倆大笑不已,因當時我正巧換衣服,整個的衣衫不整,還忙著去搶相機。

靜息下來,我開始擔心木瓜們不知能不能逃過猴兒的魔爪,果然!隔了兩天,只見最近地面的兩棵木瓜,被啃去了一大口!氣死人,我心中不停咒罵臭猴子,竟敢動它們的念頭,滿腦子都是我的木瓜我的木瓜呀!但其實,滿山的樹,根本都不屬於我,即使長在我園子,猴子難道會分辨?愛分辨的只是人。

他扶來梯子,將被牽連的木瓜摘下,我以為不能吃了,卻也驚奇,果肉原來已經變紅,我將猴子吃過的部分切掉,吃了一口,不夠軟稔,心中惋惜。我將數棵木瓜就此擱在飯桌上,出門工幹去。在花蓮的光合作用農場採訪時,我問吳農夫木瓜性別之疑,沒料到家裡那一棵,原來是雌雄同體,長出的木瓜長長的最好吃,我暗暗自豪榮耀起來,也更期待 。

猶自慶幸能夠遇上真正懂得大自然的人為自己長知識,回到家,竟見早前摘下的木瓜未被丟掉,不單如此,它們更變得黃熟了,我大喜過望,急急剖開來品嚐,那種甜,是經過萬水之山的。

這棵樹呀,幸好沒有被砍掉,下次誰來,一定摘給你一棵,下次猴子來,也請牠們吃自助餐,更不吝嗇野生桃子柑桔什麼的,每次英姐來,都在園中給我辨認出不少不知名的植物。

大自然待我慷慨,我也不要負了這番美意。 

(pictures taken with Canon eos 650D )

1 則留言:

Sylvia To 說...

好愛你這篇文章。這城市可以真正放手,擁抱大自然美的人好像不多。

一見照片,亦奇怪你怎麼會咬木瓜...hahaha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