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月 18, 2010

傻話

大概是太睏的緣故吧,某個想不通的晚上,胡思亂想著,我看到一個盒子,一個連蓋的盒子。它無論多大,能裝多少物,只要蓋合起來,便密封了,密封的盒,永遠只能一樣大,盒蓋框起的面積決定了它的全部,可以不裝滿,但不能容納更多,迷糊間我想到心房二字,決定先不要認為自己付載過重了,夠了,然後拒絕,閉緊。我想像,要是沒有蓋的話,盒子便可大可小,不再是一個盒,是容器,甚至裝得下一個海,海怎能是一個呢?海是很多個圓,沒有盡頭,那一刻我便知道,這原來是一個把蓋拿走的練習。原來是打開,盡己之能,無盡地,盛載。

2 則留言:

flykid 說...

很有智慧,絕對不傻

sheungyee 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