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06, 2008

學習隨筆

友見我的flickr小甲蟲照再讀我的blog,話,嘩你都好悶喎,這讓我細想,我是感到悶嗎所以才把最無聊的事與物都拍下來並寫?不是的,並不是悶,如果有全宇宙最不怕悶的生物大獎,這絕對是我與烏龜/藤壺(咩黎借問聲?)之爭,對別人而言非常悶的課/書/電影都可上/讀/看得津津有味,大部份時間上應酬街我是萬般不願的,寧願困在家裡。那麼這個狀態是甚麼呢如果不是悶?是D。R。Y。dry。不要誤會,那不是男友不在身邊沒有性而dry,是在學習的事讓我覺得無敵dry。
怎麼說呢,難捱是它們,包括讀的書以及自己生產的文字,全是不帶,沒有,不可帶,根本沒有半點人性的情感,連個我字都得盡量避便寫,好,可,怕。句與句之間要表達出清晰的思路,一粒字都不可多不可少,這一pat,這粒字為什麼要寫?為後面的步署,接著後面的要呼應前面,寫完點一寫點二寫點三,讀完歸納整理,好,dry。
我個人,廢話多,腦袋長期空置,做甚麼都感情用事,叫我不准放感情落文章到字字皆精,好難。fyp還算好,最少有得讀小說,最少是關於語言,而語言是人用來表述情感的,跟文化有關跟情感有關,才覺得自己最少是在做關於人的事,感到那微細的意義。
現在,真的很乾涸,不是沒有興趣,但對著那些無比冷靜的書跟文字就覺得很抽離,很不是自己,理性?理據?因為所以然後?我不想用腦,只想用心,因為,我無腦。
那種dry真的很難形容很難頂,所以我只好拼命發洩平衡一下,連一只小甲蟲都感到一個人類無處可宣洩的情感吧(笑)。
整件事讓我明白到自己並不是讀書的材料,但目下該怎樣挺過去呢?就是間中呻吟囉,跟甲蟲爭下薯片訴訴苦,知道了個問題是dry,就幹點別的平衡下,明白問題便已將它解決了一半,好得很。
由衷的呻吟,由衷的叫救命,然後再努力,挺過去後,真的要好好獎勵自己,嘿。

1 則留言:

Jing 說...

once again, I am proud of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