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02, 2008

Paris cafe


在咖啡室等人,觀眾生,旁邊的庭位有兩個人在一起,他們都是一起來的,一男一女離去後,換成另一男另一女,然而仍然看不透是情人同事還是朋友,也有婆婆跟婆婆一起來,兩個婆婆大概是已擁有三十多年交情的閨中密友,再前面的,是一堆男士,總知他們都一起,一起來到,挑個舒適的座位面對面坐下,點杯咖啡,然後開始絮絮不盡地說。他們,成雙成對或一大班的他們,應該聽不見正在播的音樂吧,我仔細聽著,旋律碰巧我都認得,聽音樂同時,我仔細聽著他們,並將很美的語言錄下來,儘管聽不懂,我仍然聽明白了,留於滿室的除了音樂,都是溝通。
於是我在筆記本裡寫下了一句:非常想念我們一起待在咖啡廳或餐廳聊天的時光。
當時都說些甚麼呢,有過靜默嗎,讓我想想,聊的都是無關重要的話吧,卻那麼渴求要聽你說,或向你傾吐,生活的鎖碎其實微不足道的難題,腦袋裡的怪思想,遇到的挫折,過往,讀過的書看過的電影,因為有人聆聽,它們都成了實在的事。
咖啡廳是那麼好的地方,人們相約不為甚麼,光為了訴說與聆聽,跟友伴或者所愛的人相待,晚飯後如仍未捨得分別,便到咖啡廳去,點一杯喝的,對著坐,延續相處的時光,其實儘是醉翁之意,然而時間仍然流水般過去,離去時永遠意猶未盡,每次我都意猶未盡。
這是一個盛載著難得的空間,難得的空檔,難得的用心,忙碌的工作或學業併搏過後,將時間身心都留予喜歡的人,揮霍在咖啡廳中,千千萬萬杯咖啡,便等於千千萬萬個故事,他聽她跟她的,你說你跟她,我跟你的,時光一起花,而當我置身其中,其時我大概也因為太專注而未有留神,背景的音樂吧。
在咖啡廳等人的時候,我便益發的想念,你和我喜愛的人們,還有曾經跟你/她/他們一起待在咖啡廳的時光。

1 則留言:

Jing 說...

Work has been troubling me love, and the coffee I taste in Cafe is more bitter than I remember it. Missing the aftertaste with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