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4月 10, 2009

無以為題

我有幾多時間可浪費呢?在我喝得差不多微醺時,我這樣想。
我總是在醉的時候最真實,在我最真實的時候,我給過這許的人,訴說過如斯的情話,而至今仍然深覺不枉。但某些人,某些時候,我會覺得,不再,沒有話要說,沒有希望可付戴。我終於明白,不再需要賣誰的帳了,安然地明白,如果不相信,根本,我不相信那個世界是我所渴望的,我便不再渴望討好,任何人,即便那人,是曾經深愛的。
我流著血淚說的情話,如果那人不懂,不再要緊了,我實在珍惜這些配額終於剩下多少,而我要留給我真心所愛的人,真心愛護的我人,勇敢地,略為計較地。
我不能不計較了,我也是血肉所生,也有父母,而父母也渴望我快樂,當我嘗試令某人歡快的時候,不過渴望有人會珍惜,像我自己。
如果我根本不能相信,而真的感到失望,便接受吧,不要再迫逼自已。
學習接受世上每人的差異。我學習不再看不起,而漸漸無動於衷。
學習成為誠實的人,以誠去對待自己,而不再浪費時間去討好或安撫,任何人,因為我以為的愛情,原來不值一提。漸漸我不明白愛情了。而那不再要緊。我只渴望做一個真實的人,明瞭自己的想望,別人的,透徹地。
我嘗試成為某位她而我不能夠,只為了某人而改變面向,我便安然地接受,原來我終於只能做的,而不是其他。
我只要真實的苦痛,真實的欣悅,真實的懵懂,我不再要假裝的,自以為是的,是與非,種種執著。如果真心不能接受,我便也不要再擔當慈善的角色。
我也需要別人去提點我,關於生命。
漸漸連一封信都不必要了。這是傷透而必要接受的。
我寧願為某君紋寫某關係命脈的圖案,也不要再,以為仍然值得,現在。
不能夠更傻了。我實在是願意的,但我已不能再容許我。
命比我想像中複雜,又更簡單,清醒或許很痛,有時甚至令人透不過氣來,我也情願是那樣,也不要虛假的,表面的快樂,不要輕浮的自以為,是,或不是。

3 則留言:

過客 說...

我不知道發生在你身上的,究竟是甚麼。但,再壞的甚麼也好,每人都有能力離開。人的心,其實較其想像的大。走當走的,活當活的。無憾便是,生命不過這樣而已。

願趕快的快樂起來,生命在倒數呢。

sheungyee 說...

知道了知道了,謝謝你 =)

p 說...

一直很喜欢你的BLOG··因为你总是能准确表达我心中的意想···不过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在经历同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