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4月 23, 2009

老土的事

家附近有一條隧道是我回家的必經之路,下大雨時它會水浸,沒下雨時,常常有一位瞎子伯伯拉二胡,那哀怨的曲聲時時叫我停步,只要不趕時間,我都會掏一點錢給他,幾乎每一次,當我把錢投進鐵罐時都會想起一件往事。

那時候我大概只有五六歲,有一晚,爸爸不知帶我們三姐弟往哪裡玩,回家時照例途經該條燈光昏黃的隧道。突然,爸爸停下了腳步,蹲下,仔細觀察一名匍匐在地上的人。對於這名混身髒髒的,腿部的皮膚都潰爛掉了的青年,我保留了深刻的印象。

一早習慣了爸爸愛惹人注目的性格,因此,當他跟年青乞丐聊天時,我們不覺得奇怪,甚至還偷偷自豪起來,因為爸爸的關注,途人開始圍攏這名青年。他們給錢的給錢,聊的聊,言談之間,大家瞭解到他是從大陸偷渡來港的,在黑市打工的地方燙傷了腿後,淪落街頭。

路人開始散去了,而我爸爸,竟然領了他一起走!那個晚上,流浪青年在我家洗澡,換乾淨衣物,經爸爸替他包紮後,他不再是叫人避之則吉的乞丐,變回一「正常人」,跟我們三姐弟一起,玩啤牌!與此同時,家父就像輔導員一樣,力勸他回鄉。數小時後,我們跟他道別,爸爸在他手裡塞了兩百元,招了一架計程車,著司機開往火車站去。

大概自那時開始,小小的我便明瞭,我們並不活在廸士尼夢幻世界裡。世上有不幸的人– 流浪漢,單親家庭,有人領綜緩……他們並不可怕,他們的故事也非跟我們無關。爸爸教會我,原來任何人也可以送上一點開懷,善待身邊有需要的人。

或許善忘的爸對這件小事已沒有記憶了,但我仍然放它在心上,並萬般的敬仰(許多時因為這,我會輕易原諒他其他事)就像我敬仰鮮魚行學校的校長一樣。

他們並沒有視若無睹,他們都看見了。

5 則留言:

zoe 說...

好欣賞令堂呀!(大心)

eieiya 說...

你爸很有憐憫之心又見義勇為。當父母的,身教什麼時候都比說教帶來更大的衝擊力。

這方面,我給你爸十粒星! =)

Yun 說...

好感動!!

常覺得﹐兒女是怎樣﹐父母有很大的影響力。

sheungyee 說...

謝謝大家對他的厚愛!他一定很飄飄然(笑)。
其實他常常做類似的傻事。
有時仁慈,又會變得沒常識....

但對了,就是身教,或許他沒很多錢栽培我,但是這樣,已經把最重要的東西教會我了。

但願我能持之以恆 =)

flykid 說...

敬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