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5月 11, 2005

後記

對於上星期六有四份功課在身卻突然北上一點都不後悔,我已經厭倦為功課死為功課忘,若果連去個展覽都因為趕deadline而去不成,做藝術還有什麼義意。
大陸原來不知不覺中間己與我的印像相去甚遠,過了關坐地鐵直達目的地,感覺彷彿仍在香港。
大陸比香港還好的是,路邊有很多樹木,翠綠翠綠。
展覽沒什麼特別,展場卻值得去,連深圳都有當代藝術中心,香港何時才有個像樣有型,而不是似大型商場的藝術館呢。
他終於煞科,難得伴著上路,已經好久好久沒有悠然地一起,逛書店,用三十蚊買了本david bordwell,還有孔雀賈章柯dvd,大陸啊大陸啊!
小肥羊後整晚衣服上殘留一陣騷味,一起去青衣找蔡博士(我稱呼作電腦小王子)幫忙,在拍了第一條片做了第一回導演後,昨天終於不完美地完成了,比起以前,我真的少了執著,不知是好是壞。但是仍要學,繼續學,活著一天,實在有有太多要學了。

好感謝彩鳳,博士和他,要不然我那不完美的習作一定不能夠完成。
博士,K1,我俾。

4 則留言:

葉葉葉葉葉葉 說...

你原來在這裡。

cuiyao 說...

我唸書的時候用了百二蚊買david bordwell..
知道嗎? 我常以為他是死人,直至一次在某人的網誌看到,bordwell來香港演講。我在知道,丫!原來他未死...

sam 說...

其實bordwell幾好,我認為係最簡單易明的flim /theory analysis!
大陸先30蚊本啊,你能想像到嗎?雖然係中譯本啦,我都深覺執到寶。我開學唔捨得bq1$100+ 買本flim art,現在偷了男友本放在家。
瑤妖你還好嗎?幾時再睇到你的日誌呀?

cuiyao 說...

我幾好呀,好快就會寫0架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