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05, 2008

女新人

我支持藏人自決,但一點都不想支持陳巧文,直接說好了,我是妒忌她的美貌跟長髮,那種女子就是最使我自卑的那一型哈哈哈哈,但其實大家有沒有攪清楚重點?重點不是撐不撐陳巧文,她不是弱勢社群,她的聰明才不需要任何人喊口號式的幫助呢,需要實質支持的是藏人,我因不用功又忙躲懶,對整個西藏的歷史不熟悉,沒有立場,不敢發表意見,我尊重並欣賞勇於表達意見的人,但陳小姐跟我喜歡的女生完全相反,每個人都有自由善用天賦,但我不支持女生穿好短的裙,尤其是美的腿又好看的女生,妒忌死人!變相就不想支持她了,我實在是非常膚淺又小人之心的。雖然對她的容貌念念不忘兼讚不絕口又恨得牙癢癢,但對不起,她犯了我的忌違:穿衣(不)切合場合身份,(不)好看跟(不)正常。陳小姐看來還是幼嫩的,討好了男觀眾忘了女,穿條長長的民族裙效果會好幾多!我不想猜測她的出發點或真誠程度,即時反應只是,不如直接找楊生簽英皇算啦,實在不需轉彎抹角。

14 則留言:

匿名 說...

这个女孩我见过几次,穿着向来相当暴露
第一次见到还误以为是妓女
至于为人方面,听友人说来,也觉得是...难以接受
而作为一个哲学学生发起这样的举动更是让人难以理解
想她 只是为了出出风头罢了
论姿色,想要靠选美出位还是比较难的


77

iris 說...

我覺得她開口更暴露了她的弱點,無論點,對事情了解不深,而且不中不英....

影衰同為港大生讀政治的我。

豆瓣阿成 說...

讀政治讀到講出O的咁O既話話,你先至影衰哂!

「不中不英」依O的咁O既判語都落得出...... 事情係咁簡單二元洗鬼整科野叫政治學AR?!

仲有O個位用簡體字O既同胞,道聽途說就對人O既為人說三道四,你O既為人更令我不齒!
你覺得佢似妓女,係因為你心入面就只係得依O的咁O既角色典型。

作為一個讀哲學O既人正正就係要識得獨立思考,而唔係乜野都好似你地咁諗到「理所當然」﹑「TAKE IT FOR GRANTED」。
你有了解過佢點解會有咁O既立場咩?

我都唔係咁了解,所以亦唔敢話支持邊個。但起碼比起O個O的俾民族主義沖昏頭腦,冇嘗試去了解就去扣帽﹑去FING好旗著紅衫O既人,我更加欣賞陳同學敢於表達自己。

SHEUNGYEE同學,踩左你場對唔住。但見到香港人用依O的方式諗野,仲要去亂咁批鬥就好嬲﹑好驚,忍唔住要出聲。

P.S.我係O係豆瓣見到你個BLOG,見你寫O的野幾得意所以BOOKMARK左,如果介意O既話就刪左依篇留言,咁我都唔會再黎。依度始終係你地方,唔係討論區。

iris 說...

阿成:我從來沒有說過有獨立思考不好,有獨立思考很好,但我想要的是有腦的有根據的獨立思想。你要認真討論?好呀。

她想中國改善人權,是的,我認同,在很多事件上,例如六四,例如法輪功,例如西藏問題上。但她不了解法輪功,西藏問題又了解多少?你有讀過Zizek在London Review of Books的評論嗎?你有看過youtube上她的訪問嗎?她說的論點真的一點也不合理。

她說要試試香港的言論自由,香港是有的,我認同其他香港人不批准她的示威是不對,她是不應該被拉的(我可以寫一千字解釋為什麼她不應該被拉),但她知不知道言論自由是可以有限制的?何時限制?你知道嗎?你如果想知道,請到wwww.hklii.org看Ng Kung Siu, Ng Ka Ling, Leung Kwok Hung這幾個判詞。若要真的有效地把這些限制減低,請她學習長毛吧,走上法庭。

你說我們不給予她空間發表言論?你又何嘗給予我們言論自由呢?你不知道我做什麼,真正想什麼就批評我。什麼叫二元思想你知嗎?不中不英是指她不懂得用完整的中文或完整的英文表達自己,oh 原來你是覺得這沒有問題的,難怪香港的學生中文不好,英文也不好。因為你們中文不懂得說,就用英文補充,英文不懂得說,用中文補充。

你還是要我用全英語跟你討論?

難道批評一個人穿衣也不成?我們沒有批評過她不應該走出來,但穿這樣少布走出來的確不恰當,當然你大概是男子,不會覺得有問題(笑)

iris 說...

PS:你同樣不了解我指的不中不英是什麼就批評我,你跟你自己所批評的別人有什麼不同?五十步笑百步。

iris 說...

PPS:若果你不想自己成為你口中的「O個O的俾民族主義沖昏頭腦,冇嘗試去了解就去扣帽﹑去FING好旗著紅衫O既人」,請你先了解一下討論的問題,做做功課,才去表態支持,或反對。你現在在我眼中跟你所不齒的人沒有兩樣,因為你也沒有嘗試了解便去扣帽。

我說這麼多,是想告訴你,我有嘗試了解,你沒有資格批評我影衰政治學。

sheungyee 說...

阿成,
歡迎你來,我從來不會刪留言的,你知道,時間永遠是最好的批評者,我們話撐邊個邊個是考自己眼力,永遠言之尚早,後來便會知道馬力,日久才見人心。
我是最怕寫時事政見的,因為要於不中立中盡量冷靜持平很難,而每個人都一定有不同立場或情感因素去使得你傾向支持或不支持某人,而你知道語言是多麼不可靠的傳意工具!很容易會因言語不合而傷和氣,於是只會避重就輕寫「得意」野或由自己出發的無聊話。
只是友都在facebook send來撐陳小姐小組令我覺得事情有點本末倒置才寫下我的小小小女人感想和愚見,大家value的東西很難一樣,所以永不會做到客觀的,但這些不同的聲耳應該要做到互相尊重才算理想。我也想盡量做到不出口傷人或不批評,但奈何陳小姐真的不爭氣,好心做一件事明明可present得較好(穿多一點)便不會惹來博出位之嫌以及導致其他女生因妒成恨(笑)她還年輕,有勇氣和膽色,但如果穿多點,八卦週刊/觀眾便不會將注意力由政見和她的努力轉移到她的私心/生活裡了吧,你知道我們活在一個怎樣的香港,她那樣穿法不是鼓吹了這個風氣嗎?這些或許與她幹的事無關,但在在表現了一個人的修養。
我欣賞她同時氣她不爭氣,那麼簡單都辦不到。
至於我的朋友們的發言我一直沒回應,本來也不打算和/回應/反對的,因那是其中一把聲音,被聽見就好,要是這些聲音也是普遍的人的反應,陳小姐便需好好反省自己的不恰當在那裡。她的為人如何我也不/會能妄下評語,儘管身邊都有朋友認識她,但如果因她最近所作的「表達自己」行動,不理論點/論劇/成效/表達方式而盲目擁戴她為英雄/雌,不是跟就她所穿而批評她博出位,是同一個論調嗎?

所以由始至終我都嘗試跳出來看,接受我只是妒忌的情緒哈哈哈。

這一課或者會教識巧文形象的重要?她以sex baby姿態勇闖政黨或許有利於其政治運動也說不定,觀眾數目肯家有,但得確保他們將注意力集中在她的聲音,而不是溜到她腿上囉。香港人或者是膚淺,為什麼還要成就他們呀?-->再重申,這是我不支持陳小姐的原因。

阿成,你以後還是要來讀我來探我,你會知道我的朋友,包括「大陸同胞」77(唉,其實你這樣稱呼她不也是分你我,墮入二元圈套又不禮貌嗎)和iris都是有獨立思想的女生,千萬不要因這而不來,不然我會更痛恨陳巧文(笑)。

sheungyee 說...

哎,好多錯別字,不理嘞,你們都明我說甚麼便好。

sheungyee 說...

是sexy baby呀,不是sex baby,這個錯必須指正才好!

成 說...

IRIS:
  我是誤解了你「不中不英」的意思,我以為你指的是陳同學的政治立場,所以才會以為是一個「二元」。自作聰明,多有冒犯 @@ 抱歉抱歉。

  之前的留言,除了頭兩句話,其實其他部份都是在回應樓上那位 @@ 別誤會。

  你說得對,我的確是有點五十步笑百步...... 自打咀巴,真是慚愧。

  不過,我扣了誰的帽子,還望明示。我有說明我也不是太了解事情,我只是針對77胡亂評斷陳巧文為「妓女」﹑「出風頭」和「作为一个哲学学生发起这样的举动更是让人难以理解」。並不是要支持陳巧文,也沒有指誰人是盲目愛國或者是反中亂港甚麼的,何來帽子?


  Anyway,這次是我衝動怪錯人,也未好好反省自己。平白把氣份搞壞了。我再次就自己的失言向你和網主道歉。但我還是不認同77聽完是非就評論他人的為人。



p.s. 有關衣著問題,我還是覺得沒有洽不洽當的問題。穿衣「得體」與否跟說話﹑思考是否合理毫無關係。如果會因為衣著而影響說服力,某程度上也是受眾本身的問題。當然,實際上人總是會將衣著和某些美學以外的價值判斷掛勾。這是想行動收效時要考量的實際策略,但不代表這種將衣著和為人掛勾的評論合理。

  又,語言的問題。我想語言其實都是用來溝通,而且本身就在不斷變遷。在這個地方,這一個群體,如果中英混習可以作為一個有效溝通的媒介,有何不可?關於兩統語言的學習問題,不能盡怪於這事頭上吧。很多人都不只學一種語言,即使相似度高如國語﹑粵語﹑或其他方言,也不見得一定會互相妨礙。

iris 說...

成:

其實我又衝動了點,因為不憤被人誤解。希望你別介意我的回應。

我所指你扣的帽子是,對,陳同學的確勇於表達自己意見,但其動機是否真的為了人權,我們不知道,而且方法,於我而言,的確很幼嫩,作為一個哲學學生,我不期望她會是出色的講者,但至少邏輯或理據要有道理,她支持誰不重要,西藏獨立又好,改善人權都好,但她起碼要了解,要做功課,連法輪功也不知道,說什麼改善人權呢,維權律師她又知多少,所以我才說她「影衰」,(我的確太自大狂妄了點,語言不太恰當)而我不明白,除了勇於表達意見(而動機未明),她還有什麼令人值得欣賞的地方?(我不是想說服任何人去支持或反對陳巧文,這只是我個人的看法)

你說的對,衣著不一定跟為人掛勾,而當然,如果要有效地達到某些目的,的確要考慮在什麼場合穿些什麼,但如果她想更有效地達到她想要的效果,為什麼不考慮改穿別的?但很明顯她也是經過悉心打扮的。

大概女子如我,如sheung yee受亦舒毒太深,知識分子的女子,有氣質的女子,能力高的女子,是不應該穿成這樣的。

語言的問題吧,的確,能發展出一種這樣的方言也行,但別忘記,我們也需要跟別的地方的人溝通,在發展出這樣的一種方言的同時,一定要把某些語言先學好,中文又好,英文又好,法文又好,除非你有把握這種方言能吸引別的地方的人來學,否則我們便永遠活在自己的世界了。

77也是我的朋友,所以我不回應你對她的批評了。請見諒。

iris 說...

PS不用道歉,大家討論,我們都是衝動派,而且我不喜歡奧運,不喜歡愛國主義,(雖然我是愛中國的),所以也高興有像你一樣看不過眼的人。

sheungyee 說...

阿成,
實在不用道歉呀,現在跟Iris諒解就好,儘管我開宗明義「只談私事」,若能偶有機會變身成一議論時事的平台,實是我的榮幸,因為我個人恁的愛寫風花雪月無聊私事。在這榮幸之上,我只願它能包納不同的意見而不是各執一詞氣頭上說的話。
來讀的人如能成為朋友就好,要是成為了敵人的話,還不如不寫,因生活上的負面能量實在夠多,不希望小小文字觀點會成為大家的負擔。
最後謝謝你帶來有益的討論呀。

匿名 說...

刚刚才看到大家对Sam的见解及我的评论有了这样大篇的讨论。
首先,我对我先前用到的“妓女”一次道歉。
也许用“性工作者”会比较恰当。
但是我并未说“她是”,而是说我误以为,即使指“误解”
而这个误解,不是我一人要说出来的,当时的事件是我的男性朋友为此不敢坐在附近,这样的尴尬场面引起来的。
观点二“而作为一个哲学学生发起这样的举动更是让人难以理解” 我想Iris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理应该来说,哲学学生是应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不是取点论面的。

例外,关于阿成对陈小姐勇气的倾慕,我觉得,就好似在80年代看到一个punk头一般。但是这个punk头的自身是如何,没有人知道,样子很酷罢了。

而阿成同学你说“但起碼比起O個O的俾民族主義沖昏頭腦,冇嘗試去了解就去扣帽﹑去FING好旗著紅衫O既人”
你又为何说着红衫的人都是俾民族主義沖昏頭腦,冇嘗試去了解?
那和我说“误以为她是妓女”还要偏激。


例外一点,我认识这个陈小姐不是只在电视上看看她。我想我比你了解她多很多,所以才认为她是“出风头”。

与其花费这麽多口舌讨论这个陈小姐,您不如多看一些书吧,不要被美女迷花了眼。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