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月 31, 2008

無題

最近的生活時間表可以用瘋狂來形容,怎麼說,拍攝未開始,外面又太冷,月尾將近無理由買貴車票出巴黎,唯有關在房裡,面向四面牆,對住電腦嘗試工作,不跟任何人說話,也沒有人要跟我說話。於是起居作息便隨身體狀況跟喜好而任性起來,時差至今尚沒攪定,每晚九時多睏了便睡,翌日四時自然醒,吃方面也是瘋瘋癲癲的,因為沒有早上夜晚,四時起來便吃之前作好的晚餐,九時多覺得要吃早點便一直吃面包餅乾雜碎吃到中午,然後不餓,口痕又吃薯片或抽煙,煙因為悶而抽得兇,然後晚飯便忘了吃,一覺冷或腦閉塞便洗澡,一天可以幾次,穿好衣服要辦點事,想想太冷又不肯去,懶洋洋,頭因為廿四小時關窗十二小時對住電腦而痛,每天都想攪好時間表,晚上又撐不住早早睡。一個人的生活就是由這些鎖碎而構成。
開始正式被論文折磨的生活了,在陰冷的這裡更覺辛苦,如我最不怕悶的人都覺得這份冬天的,鋪天蓋地的孤寂很難耐,有時沒有跟任何人聯絡的某些時刻亦會發瘋,覺得被整個世界遺下了而惴惴不安,慌張,甚至連求生的意志都會動搖(會想,人真的可以就這樣突然消失了而沒有人發覺)!但這大概是另一難得的機會,再出走,更全面並徹底地學懂自處,如果這份寧靜難求,如果在家老是要求別人不要騷擾我,現在更應該看清楚孤寂和獨立是甚麼,然後到有被吵嚷和吵鬧的機會,更加珍惜。
時間表或者亂了,花些時間調好,內在的步伐亂了,愈發要冷靜,靜觀,將思緒沈澱下來,聽那把聲音或寧靜,讓那條路,或者內河,自己衍生出來,相信它們自會帶我去某處優美的地方。就像上一次一樣,熬過障礙而變得更強壯,摸到方法後,不是應該更順利嗎?
何況在最熬不住的時侯,便剛巧能聽到你的聲音,我便知道,這個被四面牆圍起的一個在異國的肉身,縱使每天都面對著鎖碎和孤獨和過份安靜而感到隱隱的恐懼不安或害怕,肉身的內在,並不是孤寂的 =)

1 則留言:

Jing 說...

you are not alone. Lame but tr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