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月 06, 2011

號外教曉他的事

讀了《號外》今期的編者的話,有意思,跟大家分享(究竟他本人幾時才開blog?):

《號外》教曉我的事 ----- NICO TANG


我讀大學的時候,開始做校刊校報,才正式接觸《號外》。當時覺得這本雜誌不單只size大,而且文章都很長。最記得有一期陳冠中寫了一篇關於「camp」的文章,沒有圖片,單是文字就放了足足六大頁。有冇搞錯?所以作為讀者的我,並不是每期都會買,因為要讀畢一期《號外》的時間其實跟讀畢一本書差不多,而當新一期推出的時候,上一期往往連一半也未讀完。

當時的我對《號外》的內容亦是一知半解,一大堆外國artists的名字真的聞所未聞。但我又喜歡拋《號外》的書包,當身邊的朋友都在看《milk》看《東touch》,在談什麼是最潮的時候,我就會跟他說談「先進」、「修煉」;當他們問:「《號外》是什麼來的?」我便覺得自己成功了。

我不是飲《號外》的奶水大,因為那個年代的《號外》其實沒太多奶水了,但在某程度上它確是我的啟蒙讀物之一。起碼讓我知道,除了潮以外,還有luxe和taste,除了容祖兒之外,還有潘迪華,除了原宿之外,旺角原來都可以很精彩。那時我不是太清楚《號外》有什麼吸引著我,但我知道到它是與別不同的。

直至到畢業後在這裡打工,因為要準備「號外三十」之故,要從1976年起重新閱讀舊時的《號外》,才慢慢了解為什麼這本雜誌可以頂到三十幾年──因為《號外》營造了一種身份。正如林奕華說,雜誌是什麼呢?雜誌正正就是一種identity。即是說,你讀《vogue》的時候你會覺得自己很「vogue」,讀《monocle》你會覺得自己很「monocle」,而讀《號外》的時候就會覺得自己是一個「號外人」。

而今天,全香港所有的雜誌都不能給予你一種獨特的身份,你喜歡謝安琪我就給你謝安琪,你喜歡八卦我就給你來個大揭秘。於是縱使你把所有的雜誌都看完,你只會覺得自己仍是自己,根本沒有什麼得著。把雜誌的封面都撕去,你甚至分不清這本跟那本有什麼分別。因為在這些雜誌裡,你看不到編輯的態度、設計的風格、攝影的取捨,看得到最多的是廣告和軟文。

《號外》也有很多廣告和軟文,因為我們始終是一本商業雜誌。廣告和軟文是我們的水和麵包,但
只要滿足到身體上基本的溫飽之後,我們更想尋求精神上的愉悅。所以在每一個年代裡,《號外》都有不同的取向和定位:創辦時追求的是一種小報式同人誌,作為一個平台讓大家暢所欲言;80年代開始追求視覺的美學,拍攝出一個又一個經典的封面;90年代講lifestyle講生活的享受和品味,也比較傾向於市場化;2000年代,則是滿足了物質以後開始追求生活文化和藝術。

有人說,《號外》代表了香港,它的改變也是香港的改變。我想,這是後設的說法,真正的原因是怎樣的時代出了怎樣的人,怎樣的人做出了怎樣的雜誌,怎樣的雜誌發出了怎樣的聲音,而最後這些聲音都能被大家記憶下來。因為每一代的號外人都能夠做到「言志」──將自己的所思所想傳遞出去。所以曾經有讀者會說《號外》一代不如一代,但同時間又有很多新讀者會話《號外》好好睇。這一貶一褒的評價,我都表示多謝,因為這其實都是一種認同,曾經或現在,上一代和新一代。

事實上,《號外》並不是一本為了取悅大眾而存在的雜誌,我們的前主編黃源順曾說:「《號外》特別之處,是做別人不做的內容。」意思不是說人棄我取,而是不為主流而妥協。所以讀者的喜歡與否我們真的不太關心,我們不過是在做自己認為要做的內容,在做作為傳媒應該要做的內容。我們真正關心的是,每一期的內容能否引起你去思考,甚至引發到你去創作。我認為這才是雜誌意義之所在,這也是我在《號外》工作了近六年,它教曉我的事。

當然,在這裡我不是要說全香港的雜誌都做到不好,我明白每一本雜誌都有各自在經營上的難處,我的意思是大家可不可以反思一下,錢是不是一定要賺到盡?作為傳媒是否有一定的社會責任?而如果《號外》的存在是一種幸運,那麼對於有幸參與製作這本雜誌的我而言,則有更大的責任令到這個平台可以繼續有意思地一直延伸下去,感染更多更多不同世代的人。

所以,藉著《號外》35周年,我們得到母公司現代傳播控股有限公司的支持,在北京成立了特稿中心,為《號外》提供各種最新最熱的中國題材,將這個平台從香港放大到整個中國。去年我們跟先後香港五大專業創作團隊結成同盟,包括香港建築師學會、香港攝影師公會、香港設計師公會、香港演藝人協會、作曲及作詞人協會,今年我們更會伙拍三聯書店,每個月定期舉辦文化沙龍活動,會集更多文化人、藝術人、創作人可以在《號外》這個平台上互相交流,實現magform(magazine + platform)的理念。

至於內容方面,上一個十年《號外》開始推廣生活的文化和藝術,2011年我們將會在這個大方向之上,再加入更多社會議題,進一步關心香港及中國的各種生活形態及思想,希望能夠以媒體的力量,對我們的國家和城市,以至整個現代社會作出一點貢獻。於是,今年《號外》將會以本著「真人、真事、真心」為基調,揭櫫精神生活及美學價值;並以「evolution」為年度主題,視之為《號外》作為雜誌的進化,香港媒體的進化,以及希望為現代人的生活也帶來進化。
那究竟是怎麼樣的evolution呢?看過今期的內容之後,相信你便會明白。

2 則留言:

flykid 說...

編者的話?

sheungyee 說...

你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