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21, 2005

他病了我在心中想著想著他

專心起上來瞌睡都跑了,我仍然是唯一一個每天都要上班的intern同學,無論下大雨睡不夠忙不來畢業展,都要每天爬起來,當自己真正在上班,長途跋涉擠地鐵。
上司安排我獨自坐房間,安排我做好大件事的工作。之前因為不懂做而發癲,現在覺得要是不用攪畢業展專心做都幾好,行業是我喜歡的,同事也不錯,可惜公司好遠,不過可以趁乘車時間閱讀,塞翁失馬,已經好久好久好久沒閱讀了。
要是別人在地鐵內看italo calvino,我一定會在心內不屑覺得她勁扮野,而現在我每天都扮野,其實chapter 1-3已經看了好幾遍,每次都看不完擱在一旁過期,第三天便過chapter 3 大關,我預感calvino會是我最喜歡的外國作家。
四時正,小休完畢,開始工作。

午餐時間與同事分了一杯意大利雪糕當飯吃,懶理陰霾滿天橫風橫雨,誠意推介da dalce Gelato Italiano開心果味,好吃得不不不不得之了。

1 則留言:

梁思泉 | Kirque Leung 說...

hey Sam, should be "da dOlce ..." ..... [sweet]. I should like to have a try I guess... gelato forever!!! 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