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18, 2005

social life

累到死,好大反差,昨晚還在中環玩,今天出發做義工對著一班小朋友,還帶一本if on a winter's nite a traveller在身,十分雙重人格。
下次不去了(每次吃完酒隔天就會講的說話) ,都幾悶,心裡惦記著他,自顧自跳舞,好想他在旁邊。
實在不喜歡識朋友拉關係才入得門口的system,勢利到不得了。
雖然one子維記得我的名字八秒又拉過手,兼有人請喝酒,卻碰不見吳彥祖,由the edge到Dragon i到fxxxxx到喜喜,發現四周的人一模一樣。不過我那些爛蒲爛玩著好少衫外國回來的中學同學好好笑,久不久聚一次也是值得的。

現在好恍惚,這狀況又要持續一整天了。

4 則留言:

cuiyao 說...

唉,我昨夜在 club ing 玩到兩點幾。之後一幫人打算去 dip ,可是被拒門外。最後還是去了我一直都不太喜歡的 edge , 可能我們昨夜碰了面呢! (並發現 edge 裡的一群年輕人同樣是來自 club ing 的)

每次去到 egde 我都覺得自己在看著細佬妹們跳舞。通常我去 LUX 或者 INSOMNIA ,聊天就會去 FONGS 或者 LOST 。 由此可見我其實都幾老。

sam 說...

真係,edge入面d男仔好嚴重...話飲shot我以為有人請,自己俾錢仲要找錢又li又路一大輪。好有細路扮大人既感覺,你知男仔又遲熟。好似joint school聯歡會(笑)

我其實好少clubbing,覺得好頹廢,有男朋友又唔得攪人,門口又入唔到。
聊天吃酒西環有一家好好,叫k1,$25一個shot邊度搵!
中環我成日唔敢去,唔知點解會覺得個個唔係我既世界,係好有錢竹昇或者成人既世界。

係啦,可能我地撞到,不過你唔知我個樣wor,見到你可能唔知呀 =)

sam 說...

又,你是成熟,怎麼會是老!

cuiyao 說...

係啊我最近都識到班竹星,同佢0地一齊有時好滴汗。
例如某聲稱從澳洲回流之人士,用流利廣東話同我講︰「我係澳洲人。」即係有烏鴉0係我頭上飛過。
至於唔係竹星0既,就會同我講︰「oh,我住0係mid levels!」.......-_-'